最新地址 SAOdizhi.COM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广告确认邮箱:bilisao2018@gmail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(非原创)千古淫帝海陵王(二)—-驸马栽髒,情挑俏公主

(非原创)千古淫帝海陵王(二)—-驸马栽髒,情挑俏公主


      

  千古淫帝海陵王  第二章

「吾有三志,国家大事,皆我所出,一也;

    帅师伐远,执其君长而问罪于前,二也;

    无论亲疏,尽得天下绝色而妻之,三也。」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——完颜亮

        第二章    驸马栽髒,完颜亮情挑俏公主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
   那黛丽丝大食美女,异国风情,加之体态妖娆,肤腻如脂,体柔如绵,完颜亮趴在她的娇躯上,纵情挺送,十分得趣。黛丽丝也使开手段,玉体迎合纵送,让那完颜亮犹如骑在一匹不驯的野马上,紧张中更加的兴奋。

  这完颜亮仗着体魄健壮,需索无度,从下午一直玩到半夜,那黛丽丝先是遇到了如此勇武的男人,欢喜无限,娇声婉转、配合得有如珠联璧合,只是后来这黛丽丝花丛里的魁首,欢场的干将也禁不起完颜亮如此强悍的操弄,可是又不敢得罪他,只得强打精神,用尽了手段,什幺「横吹玉箫」、「隔岸取火」、「前紧箍」、「后紧箍」,直把个完颜亮欢喜得体酥如泥,这才罢休。

  第二日,完颜亮将黛丽丝一番打扮,细细嘱咐一番,安排人送到一个隐秘去处,这才骑上马,带上两个亲兵,直奔驸马耶律绍的府邸。

  这耶律绍娶的是当今皇帝最宠爱的小公主完颜水镜的丈夫。今年一十九岁,人虽长得一般,却甚受皇帝倚重。盖因耶律家族是大金国仅次于完颜皇族的第一大家族……势力雄厚,当今天子无力控制朝政,所以有心拉拢耶律家族。他自小多病,子女不多,生得貌美可爱的只有这一个水镜儿公主,所以才十五岁就嫁了耶律绍,成了政治的牺牲品。

  那时穷苦人家养女不易,十一二就有嫁做人妇的了。可是大户人家只在十三岁之后才嫁女儿,十三豆蔻韶龄,其实也还嫌早,欢场中人谓之试花;十四岁的女孩儿天癸已至,男施女爱,也还受得,谓之开花,只有十五岁,方算长成,谓之开花。但皇室之中的公主们嫁人多在十七岁上,十五岁已算是早得了。

  这完颜水镜貌美如花,窈窕可爱,偏偏嫁了个不识情趣,只知家花没有野花香,寻欢问柳的丈夫,小夫妻实无感情可言,可天命如此,完颜水镜虽是公主,也没有办法,只好尽量看牢丈夫,不準他出去撚花惹草。

  这耶律绍一日两日也还忍得,日子久了,不免烦燥,况且他年纪又不大,纵然不是去寻女人,在家里也是呆不住的,正觉苦闷,完颜亮已找上门来。

  这完颜亮将驸马爷拉到僻静处,先是一本正经,说道如何发现完颜宗本心怀不轨,只是他位高权重,不在自己之下,若是贸然向皇帝进言,难免有排除异已之嫌,所以想请驸马爷帮忙。

  这耶律绍可也不蠢,这两位都是完颜家的皇室宗亲,一个是当朝宰相,兵权在握,一个有诸多王爷拥护,在王族中颇孚盛名,他可是一个也不想得罪,脸上不免露出为难之色。

  完颜亮见了,便假意岔开话题,大谈风月,如何遇到一位异国佳人,玉体如酥、娇声沥沥,交合之际如何销魂,描述了一番,那耶律绍也是个色中恶鬼,只听得嚮往无限,馋涎欲滴。

  完颜亮趁机道:「驸马若是对这大食美人有些意思,本王倒是可以割爱,只不知驸马意下如何?」耶律绍心知若是受了他的好处,这个忙是不能不帮的,可是心中对他所说的异国丽人实是搁之不下,半推半就地受了,又看了看放在条案上的奏陈,说道:

  「这奏陈,我先看看,如果确有实据,不劳王爷嘱咐,也是该为国除奸的。」完颜亮知他已经答应了,遂笑道:「那美人我已安置在一个秘密之处,送了几个僕人伺候,驸马不便把她带回府中,想念时可以便去,我门外亲兵便知道所在,驸马若是方便,不妨随他便去。」嘴里说着,心里却是一阵肉痛,想着能够得到的代价,又忍了下来。

  耶律绍心中一喜,转而又苦着脸道:「这个……不瞒王爷,公主看我甚紧,轻易不许我出门,这可……如何是好?」完颜亮哈哈一笑,道:「是水镜儿吗?我这个侄女从小就霸道得很,我这做叔叔的都让她几分,不妨不妨,你只管去,水镜儿喜欢打猎,我带她同去打猎,她欢喜还来不及,怎还会看住你不放?以后驸马若是不便出来时,只管遣家人来告诉本王一声,本王时常去皇园射猎,带她同去便是了。」耶律绍这一听简直是孙猴子脱了金箍籀,就差要喜得抓耳挠腮了,没口子地答应着,兴沖沖地出门随着完颜亮的亲兵去了。

  完颜水镜听说驸马未得允许又擅自离开,气沖沖从后堂走了出来。

  完颜亮听得脚步声响,回头一看,嗬,好俊俏的一个小姑娘:肌肤白得就像新雪乍降,俏脸桃腮气怒之中粉馥馥的,迷人极了。

  呶着娇艳的小嘴,一双俏眼清泉水儿似的温润清澈,那窈窕柔美的身段儿,就像是最好的玉匠妙手雕成,曲线流畅曼妙,该粗的地方粗,该细的地方细,该突出的地方突出,该凹下去的地方凹下,出落得楚楚动人,刚刚成婚一年有余,二八佳龄的小佳人初承雨露浇灌,已经开始孕育着成熟女人的风韵。

  剪裁精巧的合体宫装,淡绿色的宫裙,腰间一条玉带,显得纤腰细细,娇小美丽的酥胸也显得更饱满了些,这使得少女原本秀丽清纯的容貌中多添了些许的妩艳之色。

  自完颜水镜嫁出门去,完颜亮才是头一次见到她,这一看,还真是女大十八变,不过快两年不见,这小妮子已是如许动人了,淫心不由一动,但毕竟对方是公主,不敢有所表示。忙欠了欠身,笑道:「小公主,一向可好,王叔给你请安了。」完颜水镜怔了一怔,仔细一看,才认得出是皇叔完颜亮,她幼时原也常随皇叔去打猎,素来极熟稔的,不过以前看皇叔,是以一个孩子看一个英雄的眼光,现在嫁了人了,见了英俊的男人,不免和自己的丈夫有所比较,只觉得以皇叔的英俊魁梧,才称得上真正的男子汉。

  想到自已那不争气的丈夫……,完颜水镜心中不由暗歎了一声:那个丈夫到了公开的场合,毫无风度,谈吐气质真是难登大雅之堂,他时常一只眼睛盯着自已,一只眼睛盯着别的女人的漂亮屁股,(咦?!驸马爷爱好和我相同呢,嘿嘿嘿),或者盯着别的什幺漂亮玩意儿,哪像皇叔这幺风度翩翩,一表人材?

  心中一边自艾自歎,一边作势给皇叔见礼,脆生生地说道:「原来是皇叔来了,那蠢材也不晓得叫我出来见过皇叔。」她恨恨地说道。

  完颜亮忙搀着小公主的手腕将她扶起来,只觉得触及她细嫩皓腕的肌肤,一痕滑腻袭上心头,实是让人销魂,忙镇慑心神,笑道:「公主莫要怪他,是朝中又有两家贵族为了草原发生争执,你知道,这种事不能强行制止,只能排解,驸马爷是耶律家族族长的长子,由他出面排解,最是合适。」完颜水镜听了这才气消了大半,忙请皇叔坐下,自已在一旁陪着坐了,叫人端上香茗,笑笑道:「我才懒得理那蠢材干些什幺?这混蛋东西只晓得在外面偷香窃玉,没半点正经事会做,真是气死人了。」说着顿了顿玉足。

  明明已是个春意盎然的青春少妇,可言行还像个孩子似的娇癡可爱,完颜亮贪念顿起,一边偷偷瞟着完颜水镜娇美的脸蛋和身躯,一边假意惊讶道:「咦,还有这种事吗?皇侄女儿天香国色,怎幺驸马爷还如此不知足,公主真该拿出你小时整治我们这些皇叔们的刁蛮本事,好好收拾收拾他。」完颜水镜想起自已幼时淘气,调皮地总是把皇叔们修理得叫苦连天,还骑在完颜亮的脖子上,让他当大马,带自已在皇城内游玩的情景,不由脸上飞红,也格格地笑起来,恨恨地撅起小嘴道:「想去由他去,我才不稀罕那蠢材。」完颜亮偷眼打量,只见这位小公主皇侄女儿,浑身雅艳,遍体娇香,脸如莲萼,唇似樱桃,两弯细细有柳眉犹如远山含黛,那种娴雅妩媚,大家风範,实是少见,此时她低头举杯,白瓷细碗衬着润红香唇,动人心魄,心中越发地燥热。

  虽然两人隔着一张短几,完颜亮竟觉得鼻端已嗅到她身上氤氲宜人的肉香,一时情热,竟望着这少女几绺青丝掩映下白晰的秀颈呆住了。

  

(非原创)千古淫帝海陵王(一)

(非原创)千古淫帝海陵王(二)

(非原创)千古淫帝海陵王(三)

(非原创)千古淫帝海陵王(四)

(非原创)千古淫帝海陵王(五)

(非原创)千古淫帝海陵王(六)

(非原创)千古淫帝海陵王——-附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