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地址 SAOdizhi.COM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广告确认邮箱:bilisao2018@gmail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大难不死,必有艳福.2

大难不死,必有艳福.2


      

菲菲妹妹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接着很快便过了一个礼拜,由于有飞机上弄回来的食物,我们没有去打猎。我们也曾经

尝试跑远一点,想试试找不找得到出路,但森林实在太大了,我们走了大半天,再爬到树项

去看,还是看不到到密林的边缘,最后也放弃了,安心的在山洞等待救援。

  我特地在小山丘顶上生了个篝火,让它通宵的燃着,希望可以吸引到救援队的注意。我

还挨夜冒着寒露守在火旁,不让它熄灭。

  我们一班人在这种无边的期待中,很快又再过了一个星期,期间我们还好像听到了一次

直升机的声音,但当我们跑出洞外看时,却连直升机的影子也没看到。

  空姐林伶伶终于满脸担忧的告诉我们说,凭她的经验,我们得救的机会恐怕不多了……

因为坠机前那场大风暴应该会让我们的飞机偏离了航线很多,而且机尾一开始便被打破了,

装在那里的「黑盒」不知有没有损坏?就算侥倖没有,黑盒掉落的位置跟真正的坠机现场也

不知相隔了多幺远?

  救授人员找不到飞机残骸的痕迹,很可能会判定我们整架飞机在空中便已经解体粉碎,

那样根本不会有人生还的。这里位处原始深山,要大规模搜索的话一定会耗费大量的人力物

力;所以如果找到生还者的机会不高的话,拯救行动相信很快便会取消的了。

  她又补充说:如果这几天也再不见有人来,那幺他们很可能已经放弃搜索,以后不会再

有人来了。

  我们听到了之后,心情当然是沮丧到了极点。

 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随着我那次捡到的东西慢慢吃完,大家的情绪也越来越低落了。山

洞附近可以採得到的野果也被我摘光了,我们开始再尝试到林中打猎,但却始终没能成功的

打到猎物,大家唯有饑一顿饱一顿的……唯一可以庆幸的,是菲菲的伤终于好了,已经可以

自由走动了。她因为受了伤,很多时都跟走我一起,而且自从那次我乘她解手时轻薄过了她

之后,以后每天替她洗屁股便成为了我被困在这里唯一的乐事。

  她似乎也渐渐的习惯了,对我那些有点色色的抚摸也像是接受了,只要我不是太过份,

她都不会阻止的。

  这样子又再过了几天,真的还是没见到有人来……但最麻烦的,是我们已经找不到任何

可以吃的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因此我不得不提议大家都要冒险分头出去寻找食物了,否则全部人都可能要饿死的!

  我们决定分成三组,儘量跑远一点。我把刘涛涛和李欣欣编在一组,林伶伶、秦岚岚和

孙甜甜三个是第二组;菲菲的伤还没完全康复,为了方便照顾,我还是把她带在身边了。

  我领着菲菲沿着小溪往下游走去。很快便到中午了,我们在某处山边找到了一些野果。

吃饱了之后,又看到一只胖胖的野兔。这次有美女在身边,我更加不敢怠慢,先让菲菲绕到

另一边把兔子唬吓得向着我藏身的大树跑过来,然后才突然扑出来,一枪便刺中了那只野兔。

  我拿起野兔,用力扭断了它的颈骨,用手秤了一秤,应该有两、三斤重……

  「真好!今晚有烤兔肉吃了!」菲菲开心极了,抱着我直跳,似乎忘记了自己衣服都破

烂了,身体上很多地方都露出了来。不过她就是爱乾净,所以洗得都很乾净,白晰的肌肤在

破衣下掩掩漾漾的好不诱人。

  我看着她忘形的甜美笑容,忍不住就在她颊上香了一口:「还要多得妳帮忙啊!菲菲,我

们真是天生一对的好拍档……」我语带双关的说。她嘤咛一声,粉脸腾地红了,有些害羞地

要推开我,嘴里直说:「别……别这样嘛……」

  忍了这幺多天,今天才找到个这幺难得的独处机会,我可不肯放手了,还鼓起了勇气抱

紧了她的小蛮腰,非常诚恳的告白说:「菲菲,妳知道吗?这次很可能会没有人来营救我们的

了,可能我们以后都要在这里一直待下去!所以,我也不得不向妳表白了……」

  「不……不要嘛!」她满脸通红的,硬是想躲开我的目光。

  我却伸手托着她的下巴,把她的俏脸拧了过来,凝望着她非常认真的说:「菲菲,妳听我

说。我相信就算我不说出口,妳也已经知道的……我从读书时便已经爱上了妳!只是妳实在

太优秀了,我感到配妳不起,所以才一直都不敢向妳追求。但现在我们可能真的是只有今天,

没有明天的了。菲菲,不如,妳……就从了我,跟我在一起吧,好吗?」

  菲菲脸红红的,有些犹豫,讷讷地说:「你……别说这些嘛……」

  「菲菲,难道妳对我真的没半点感觉吗?还是妳仍在嫌弃我?……我们已经出不去了!

永远都不能离开这里了!」我很坚决的说:「我知道自己配不起妳,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

妳就答应我,让我照顾妳好吗?反正上回……上回我帮妳包扎伤口和这几天替妳清洗……那

里的时候,妳连身体上最私隐的地方都已经被我看过、摸过了;在我心里早已经把妳当成我

的老婆了!而且每次想起妳,我都会很冲动的呢!不信的话,妳看看……」我大着胆子拉着

她的小手,隔着裤子去摸我的鸡巴。

  这时我裤裆里的鸡巴早已经涨得老大的,粗硬的像根烧红了的铁棍一样,还在一跳一跳

的。

  她踫了一下,马上像是被蜜蜂蛰了似的急忙把小手缩开,粉脸更是红上多两分,美目里

恍惚也有些少迷离的醉意:「别这样嘛……我不要……那太羞人了……!」说着喘息也急促了

起来,热热的喷在我的脸上。

  我不让她逃开,继续用力抱紧了她。低头便往她娇艳的红唇上凑下去。她挣扎着躲闪了

一下,见没法子躲得开,就好像是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睛。我知道她是默许了,便慢慢的把嘴

凑了上去,轻轻的吻在那丰润的樱唇上。